近日,
因緣際會地在大量作判決書的摘要整理。
連續幾日反覆地看著判決書,
份數看多了,
就能明白整個判決書的運用模式。
 
 
以前看分科六法裡擷取的判決判例,
總覺得沒頭沒尾的,
不能明白裡頭要表達的事情。
 
近日判決書看了以後,
若有不明其事實過程,
甚而把起訴書都找來看,
弄清楚事情原委後,
便感到饒富趣味。
 
某種程度上的歷史因果作祟。
 
綜上,
覺得看判決書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
但是想到這種樂趣只有念過法律的人才知其箇中奧妙,
就又覺得有點孤單。
  
另,
得知深雪是香港大學歷史系及法律系畢業,
就有種莫名的好感。
 
 
雖說臺強老師的法學緒論,
內容令人感到極富哲理。
至今我依然對此一知半解。
 
但有時想想,
也真高興修了臺強老師的課。
Friedrich Carl von Savigny歷史法學派之理論,
對於我,
是某些程度上無形的鼓勵。
 
嘻嘻,要努力呢!

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那。 的頭像
那。

那是,現在與過去不斷對話。

那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