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事情,
是必須從心態上,
根本地轉換才有用。
 
宣稱要過著非人類生活,
紀錄到第四天,
翻到物權時就非常地不想看書。
 
整理了五頁的摘要就看不下去了。
結果昨天早早就窩在棉被裡睡覺,有點賭氣的意味。
反正偏頭痛得很,繼續熬在那邊盯著課本看也沒有結果。
睡一覺起來思緒會比較清晰。
 
把煩躁的思緒給整理了一下。
 
我相信原因無他,不是特別討厭物權這科。
嘛,硬是要說的話,我更討厭公法。
 
而是,慌。
 
看得有點不踏實,
算算物權法,
如果真的要把謝在全的字典翻完,
還餘1200多頁,想到這兒就深感無力。
 
更別提王澤鑑的兩本物權法我連翻都沒翻,科科。
 
上鄭冠宇老師的物權時,成績算是中上吧。
也看了幾篇關於抵押權的論文。
但是整學年下來也只學了物權通論,所有權,抵押權這樣。
況且我只要一想到善意取得,公同共有關係等等,就覺得非常地頭痛。
感覺好龐大,但是我腦中一點體系概念也沒有。
糟糟。
 
剩下的留置權質權典權農育權地上權之類云云也,都尚未學習。
雖說讀書是靠自己,但還是覺得念得很不踏實。
 
還有一種感覺是不太甘心,
總覺得花了很多時間在物權這科上面。
甚至去旁聽,甚至是去找論文來看。
其他科都沒這樣,那些老師都要哭哭了。
但是到再次複習時,卻比其他科還要力不從心。
 
或許是歧路亡羊吧。
知道該念的東西跟方法太多,卻迷失了正確的方向。
嘖嘖。
 
可能要把讀書時間表調動一下了,
想用假日花長一點的時間來處理物權。
 
阿雨說我太緊張了,繃太緊才會這樣。
但是我覺得,如果是學習自己喜歡的事情,
那麼怎麼樣都不會有今天這種感覺產生。
一如同我自學CSS跟電繪,以及在念歷史時,
都是越學越覺得精神越好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萎靡不振。
如果說我沒辦法打從心態上去轉換的話,
那麼我也只是越念越痛苦而已。
 
比想像中還要棘手。
 
不過王澤鑑的法律思維反而是越看越快。
大概是抱持著輕鬆的態度去翻閱那本書吧。
大三剛開始看這本書時,真的是一頭霧水。
永遠卡在第一章,無法往下看。
這一次看的就順很多,大概是因為有很多東西都理解了。
對於請求權基礎有更深一層的了解。
這本書真是不可思議,每回看,每次感受都不同。
  
民總要準備複習第二遍了!
這一次一定要比第一次複習還要踏實才可以~
把之前不是很清楚的概念要一一釐清才行。
這樣我才有膽子教紫芸跟大品呀Orz
  
學了越多,就越感到自己的渺小。
 
是向前邁進的時候了。
   
心態上的調整是必要的,加油。

那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